福建老区欢迎您!
您当前所在位置:福建革命老区 >> 经验 >> 本省市
分享到:

定制茶园开启扶贫造血新时代

发布时间:2015-09-28来源:作者:蔡郁生 吴苏梅 游笑春浏览【字体:

  要一点钱,修一条路,改变一点村貌,这是传统的驻村帮扶模式。在宁德四个特困乡之一的寿宁县下党乡下党村却走出了不一样的帮扶模式——定制扶贫。2014年底,下党村茶农户人均收入一举增加了3000多元,村财收入实现了“零”突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下党村开启了不一样的造血扶贫时代。

  从卖茶叶转变为卖茶园

  下党村人口1341人,309户,拥有茶园680亩,脐橙300多亩,锥栗150多亩,茶叶、脐橙、锥栗是当地村民主要的经济来源。2014年以前,下党村年人均纯收入5600元,村集体经济收入为零。

  当年7月,省委组织部派曾守福到下党村任党支部第一书记。“跑资金,要项目,改村貌是传统驻村帮扶的首要方式。”曾守福说:“我走后,下党村怎么办?如何把增强下党村造血功能的任务落到实处?”曾守福在改变村貌的同时开始思考如何“授下党以渔”,为下党造血。

  要造血首先从村民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茶叶入手。经过多方调研、考查,下党村在省委组织部和共建村南安市蓉中村、广东河清四村、山西杨家窑村、中国人民大学农村发展研究所的助力下,策划推出“福山水”扶贫定制茶园项目。从卖茶叶到卖茶园,这是中国首个扶贫定制茶园。

  9月17日,在下党村一座小山包上,一座崭新的茶厂里机器轰鸣,工人将一袋袋茶青过称倒入萎凋槽中。曾守福介绍,这是下党村最大的一家茶厂,它根据QS标准建设,面积1600多平方米,投资400多万元,每年可生产数万斤茶干。

  在这初秋的季节,为何工厂还开足马力生产,不怕茶叶卖不出去吗?面对这个问题,茶厂投资人之一的下党村村民王明秀心中一点也不慌,因为厂里生产出来的茶叶,早就被人“承包”了。

  原来,在曾守福的策划下,下党村推出600亩扶贫定制茶园,向全国招募爱心茶园主。茶园主以一年一亩2万元的价格买下茶园,合同定期5年。买下茶园后,茶园主把茶园的管理和生产交给福山水聚茶园合作社,每年给茶园主提供100斤红茶。与此同时,每一个茶园主还能因为帮助了村民,获得下党村荣誉村民证书、福山水爱心茶园主证等,在茶园现场,还将树立以个人或机构命名的茶园牌。

  “茶园卖出去了,茶叶也跟着卖出去了。”曾守福说。扶贫定制茶园模式确定后,他找到北京一家品牌策划公司合作,负责项目的推广和销售,“福山水·聚茶园”成为扶贫定制茶园的品牌名称。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福山水在北京地区发售,“产业扶贫+消费扶贫”的理念,吸引了不少眼球。全国人大代表、南安市蓉中村党委书记李振生第一时间认购茶园。60多岁的他还积极为下党村奔走,推广下党村的做法,发动爱心企业家认购茶园。

  “一亩茶园一年可制成生态好茶100斤,我们将精选好嫩芽,制成顶级好茶金观音2斤、金骏眉2斤特供给爱心茶园主,其余96斤将制成上等高山红茶、高山乌龙茶、高山绿茶,将茶园与茶杯直接对接,无中间环节,用公道价格喝生态好茶,自己喝和送亲友都行。”曾守福说。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福、首航节能董事长黄文佳、国家羽毛球总教练李永波等来自政界、商界和社会各界的爱心人士相继成为下党村爱心茶园主。”曾守福说,“通过他们的影响力,我们的理念可以更好地传达出去。今年规则的600亩爱心茶园,已被订购300多亩,他们也陆续收到了我们寄出的茶叶。目前还有广州的企业家进来考查,准备订购。许多有影响力的爱心人士还准备通过众筹的方式订购茶园。”

  公司合作社联动实现双赢

  茶园卖出去了,那么谁来种植和加工?如何保质保量完成定单生产?

  曾守福说,今年福山水定制茶园的销售项目春季订单达2万公斤。2014年,下党村委兼顾村民和村财双增收,组织成立了梦之乡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以村委会占股20%,村民占股20%,管理人员占股60%的形式建设1600多平方米的标准化厂房,确保订单完成。与此同时,该公司还负责茶园的统一管理,茶农负责日常种植和采摘。

  “我们只负责把控生产环节,市场运作、品牌推广全部由北京那家公司做。”曾守福说,通过这个项目,每年茶农能增收3000多元,2015年下党村村财通过标准化茶叶加工厂增收5万元以上,2016年后村财增收每年将达10万元以上。

  50岁的下党村村民杨弈月,家有7口人,种植了3亩茶园。今年3月,她申请加入下党村茶叶专业合作社,因为合作社会免费提供低农残农药,保证茶青品质,还每亩给她6000元,她只需负责提供相应数量的茶青。这样的政策,让加入合作社的茶农络绎不绝,笔者看到,申请书在村委堆成一堆。

  为了再次拓宽增收渠道,曾守福想出了村社合作经营新开茶园的办法。他牵头组织成立福建宁德福山水聚茶园专业合作社,村长任理事长,村委会占股51%,合作社占股49%,由村委出资负责平整并流转土地,购买苗木和化肥,合作社出劳工和管理成本,合作社成员自愿参与,按股分红。这样的模式,既兼顾村财增收,又调动合作社积极性。这成为曾守福为下党村打造的另一套造血器官。

  目前,下党村村委已经投入近30万元,由村社合作新开高优白牙奇兰茶园100亩,锥栗50亩,优质高产油茶园500亩,三年后,预计村集体每年增收10万元以上。

  扶贫定制模式复制推广

  600亩定制茶园卖完了怎么办?曾守福告诉笔者,他已经开始和周边的乡镇谈合作,开发更多的扶贫定制茶园。他说:“我们会优先选择好管理、有基地的茶园,控制好质量,保证生产出来的茶叶物美价廉。”

  曾守福说:“茶只是一种媒介,也是我们做的第一个消费农产品,如果运作得好,扶贫定制茶园会成为一种全新的扶贫方式,完全可以复制到其他农产品身上。更进一步,通过打造一个消费扶贫农产品的O2O平台,那拉动的不仅仅是下党和寿宁的农产品销售,可以辐射全国贫困地区。”

  今年初,25岁的下党村村民王培根与长期在外经商的王明诚、王明亮、王林典、杨水平5个年轻人被曾守福号召回来创业。他们联合投资300万元,注册成立兴农农业综合发展有限公司和星农畜牧专业合作社,在下党村离村6公里的峰门山开发荒芜田地建设家庭农场。现已建成宿舍管理楼1座,标准羊舍2座,鸡舍、鹅舍5座,养殖野山羊280只,土鸡3000只,土鹅1200只。他们还邀请本村30多户贫困户加入合作社养殖野山羊,一起创业致富。

  王培根说:“我们看中家乡的好山好水,加上村里推广定制消费扶贫项目,有政府的支持,不愁销路,我们只要专心把农场办好。”扶贫定制的模式,正在下党村落地生花。

  “下一步,我还将着手准备推出扶贫定制果园、扶贫定制蔬菜园等扶贫项目,希望越来越多的爱心人士参与到定制消费扶贫中,提高贫困村自身的‘造血’功能,帮助它们实现‘帮扶创收’和‘自我创收’,让村委和农民的腰包都鼓起来。”曾守福说。

  □ 蔡郁生 吴苏梅 游笑春

打印文本关闭窗口
老区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