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老区欢迎您!
您当前所在位置:福建革命老区 >> 新闻 >> 媒体报道
分享到:

小小山区村“量体裁衣”拔穷根

发布时间:2016-03-16来源:福建日报作者: 浏览【字体:

   

    内坑村现貌

 内坑高接换种的柚树已有300亩。

 内坑村民给村道旁的树挂上红灯笼。

    本期助村出镜的是,福建省科技厅派驻漳州市平和县霞寨镇内坑村的第一书记王飞。作为第四批的省派驻村书记,过去的两年间,他一直为内坑村扶贫工作奔走疾呼,出谋献策。如今,驻村进程过半,精准扶贫初见成效,道路拓宽硬化,村容村貌焕然一新,地灾点得到整治。村里的主导产业蜜柚种植逐渐在示范带动下,走向标准化与绿色高优。

    但王飞的困惑在于,蜜柚产业仍积弊重重,囿于自然条件恶劣与资源匮乏,这个山区村迟迟无法找到契合的发展新路。通过助村平台,王飞希望为内坑柚农对接市场,也希望新农人与工商资本能为内坑带来更多可能性。但他更大的愿景是,各路有识之士,能和他一起深入乡村,为内坑探寻发展新路。

    致贫原因 精准识别

    初到内坑时,王飞曾为内坑写了一首打油诗:“人口千余地分散,基础设施跟不上。地质灾害频发生,村民都是蜜柚农。村财收入没多少,贫困人口却不少。”村支书周德平则列举了一组关于内坑的数据:平均海拔近700米,人均年收入不足6000元,村财收入2850元,建档立卡的贫困户16户59人。

    “村里80%的房子是土坯危房,一下雨,上面漏水,下面渗水,村里的水泥路只修到村部,另外三个自然村全是‘扬灰路’。”王飞说,内坑村的乡贤周衍仁曾抱怨:“每年春节回家,我的路虎车都要换掉两个轮胎。”

    为了更精准识别贫困户,王飞对登记在册的贫困户进行了逐一入户调查。之后,他将致贫原因归为5类:缺致富智力、缺发展财力、缺劳动能力、缺生活物力、缺抗灾能力。

    “除了不可抗力因素外,内坑村的贫困根源在于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产业单一而缺乏活力。”王飞认为,这不仅是贫困户所面临的难题,更是全村的通病。

    在引入蜜柚产业前,内坑村村民以水稻种植为生。“村里耕地少,平均每户七八分地,其中新民自然村耕地较多,但地力等级低,糊口都谈不上。”周德平是村里的致富带头人,1995年,他试种200多棵琯溪蜜柚,头年收入超过3000元。不久,内坑村民也加入了种植蜜柚大军。如今,蜜柚已是内坑的主导产业,新民、内尖、朝天3个自然村,种植面积达3500多亩。

    最初,蜜柚确实为内坑村民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但其局限性也日益显现。“我们村海拔高,土壤偏碱性,蜜柚不仅口感偏酸,产量也不高。”周德平表示,内坑村的蜜柚采收季比平和其他地区晚一个多月,收购价不如其他地方。

    基础设施同样制约着蜜柚产业。由于通车条件差,内坑的蜜柚种植始终处于“肥料农药进不来,蜜柚出不去”的困境。“一下雨,至少要三天才能通车,不仅影响蜜柚的品质,也耽误了销售的好时机。”村长周其林说。

    内坑村民并非不想改变。新民自然村为全村海拔最高处,达800多米。“这里蜜柚产量低,一棵树结不出几颗果子。”周德平说,几年前,有村民尝试种植茶叶,但因缺乏技术与资金而作罢,“没能力投资设备,光靠出售茶青,利润有限”。

    分类施策 造血为重

    如何精准扶贫?王飞的扶贫思路是“一类一法”。“比如,朝天自然村的上朝天,全村29户都处于地灾点范围内,每次台风一来,村民都要舟车劳顿,举家迁移,生存成问题,因此,我们在这里开展了地灾点整治工作。”王飞说。

    对于缺乏劳动能力和生活物力的五保户、中残疾人,内坑村则通过政策兜底,免除其后顾之忧。去年,村里为11名五保户争取到了每户1.5万元资金,用于房屋修缮,改善居住条件。针对读不起书的贫困家庭,王飞对接慈善基金会,为3名家庭困难的大学新生每人捐资5000元,并为其办理了助学贷款。

    对于大部分贫困户而言,扶贫的重点则在产业造血。

    如何让内坑蜜柚产业焕发生机?王飞首先从改善基础设施入手。驻村以来,内坑村共新建或拓宽硬化道路6.3公里,新建柚园道路3.1公里。“对村民而言,道路条件的改善,不仅仅方便了日常生活,更节约了农资运输成本和蜜柚采摘成本。”内坑村支委周茂彬表示,以前道路条件差,采摘柚子需要花大价钱雇吉普车,通了水泥路后,普通农用车就行,“光是这一项,每公斤蜜柚成本就能少1毛钱,更重要的是,再也不怕耽误销售良机了”。

    资金饥渴同样困扰着内坑产业的发展。“我们与农信社签订了合作协议,农信社给予每户村民5万元的无门槛信用额度,利率比基准利率低10%。”王飞说,目前全村已经有30%的村民受惠于此项政策。有了资金支持,村民的许多想法也得以实践。内尖自然村周绍民尝试发展林下养殖,养殖土鸡,并开挖水塘,准备养殖土鸭。

    内坑村家家户户种植蜜柚,但品种老旧,附加值低,市场缺乏竞争力。为此,王飞引导柚农高接换种,以黄金柚取代传统白肉蜜柚。“我们尝试过不少品种,市场走俏的红肉蜜柚,内坑村的土壤并不适宜种植。黄金柚不仅适宜,而且收益是白肉柚的2倍以上。”王飞表示,村里为此设立了补助资金,以每株15元的补助标准,鼓励村民进行品种升级。目前,内坑村高接换种的柚树已有300亩。

    标准化与绿色种植,是提升蜜柚附加值的又一方式。去年,“平和蜜柚产业绿色栽培技术集成与示范基地”落户内坑村。该项目引进了以色列、日本以及国内的菌肥、缓释肥、生物防治材料。“我们为贫困户免费提供农资,指导他们进行土壤、税费、树体管理,以实现改良土壤与绿色种植的目标。”王飞说。

    汇聚众智 再造乡土

    尽管产业扶贫渐入佳境,但对于内坑村的未来,王飞依然充满困惑。

    “蜜柚的品质虽能够通过技术提升,但其市场销售依然充满障碍。”为此,王飞试图与企业进行对接,发展订单农业。而在他看来,更严重的问题是,和平和大部分地方一样,过于单一的产业结构为内坑村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平和被称为中国蜜柚第一县,但近年来,蜜柚种植饱和,市场竞争加剧,产业效益大不如前。”周德平说,去年平和蜜柚遭遇滞销,果农亏损严重,白肉蜜柚收购价更是低至每公斤八毛钱。村民一家四口人,全年蜜柚收入却不足万元。

    在做好蜜柚文章基础上,如何优化产业结构?这是内坑村所面临的课题。王飞曾为此想过诸多方案,但都一一被否定。“农民从蜜柚得到的实惠太多了,即使效益下降,但收入依旧可观,没有人愿意腾笼换鸟,尝试其他项目。”王飞说,内坑家家户户种植蜜柚,几乎没有空间发展其他高优农业。

    那么,能不能引入其他产业形态呢?“发展旅游业,旅游资源几乎没有。发展林下经济,虽然已有村民在尝试,但也存在诸多障碍。比如,种植中草药,但需要先解决蜜柚种植需要大量用药的问题;林下养殖,但蜜柚树普遍矮化,鸡鸭鹅的活动会影响蜜柚生长。”经历过痛苦思考,王飞仍一筹莫展。“内坑村先天不足,发展优势不明显,吸引工商资本下乡,难度不可谓不大。”

    为了给内坑村寻找发展机会,王飞走访了不少福建乡村,希望从中取经。最近,他打算利用村里的屋顶资源,引进光伏发电项目。他的计划是,引导贫困户投资入股,每年按比例享受利润分红。“村里废弃小学的屋顶面积250平方米,预计每年可以发电近2万千瓦时,收入可观。”

    王飞还主张多方参与,共同扶贫。2014年,新民自然村乡贤周衍仁不仅捐资修路,还成立一家名为“永福隆”的种养基地。该基地吸纳了新民村的10多名残疾人与刑满释放人员,解决了剩余劳动力就业问题。

    企业也在扶贫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去年,内坑村与漳州英格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协议。“村里将蜜柚虫害等信息提交给英格尔,对方专项配置生物农药配方,并已经10多次到村里指导柚农开展生物防治。”周其林说。

    上述做法多处于尝试与示范阶段。一个基础薄弱、资源匮乏的山区村,如何突破瓶颈,找到适合自己的产业道路,从而真正脱贫?王飞希望有更多人与他一起再造乡土。

打印文本关闭窗口
老区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