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老区欢迎您!
您当前所在位置:福建革命老区 >> 新闻 >> 媒体报道
分享到:

星火燎原获新生

发布时间:2017-07-19来源:福建日报作者:浏览【字体:

    ▶全国“人民满意派出所”古田派出所民警在会址宣誓

    ▶在古田会议会址举办红色文化活动    

 古田会议会址

 龙岩市首个军民融合签约项目——500吨阴极铜采购合同项目。图为上杭蛟洋工业区紫金铜业阴极铜生产项目。

    从早康到“七大”,革命军理鸣前奏

    7月酷暑时节,记者跟随上杭县党史部门工作人员前往一个名叫早康的村庄。这个村庄位于上杭白砂镇北部,距离镇区不过10公里,但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若非80年多前那群革命军人的到来,它的名字恐怕至今也不会被外界提起。

    1929年6月8日,白砂战斗的硝烟刚刚散去,毛泽东、朱德、陈毅等人相继从弥漫的硝烟中赶往早康。他们选择在这幽静的村庄召开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

    “这场日后被称为早康会议的会议,实际上是此前因战事拖延而中止的湖雷会议的继续。”上杭县委党史办主任黄尔贤介绍,会议一开始与会各方就争论不断,争论的中心和焦点就在于红四军军委是否设立。同时,还涉及建军原则等问题。

    “早康会议维护了毛泽东的威信,并保留了其职务,也在一定程度上在红军指战员中坚定了‘党指挥枪’的原则,但它未能从根本上解决争论。”在黄尔贤看来,这次会议是我党我军历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一次会议,它为古田会议的胜利召开奠定了组织保证和思想基础,可以说是古田会议的奠基石,鸣响了6个多月后的那场影响深远会议的强力前奏曲。

    “我们四军的党变成群众的党应有此次的斗争,要使四军变为全国一致的新的组织的党,也要有此次斗争。”会后,朱德在给林彪的信中这样写道。

    半个月后,带着尚未完结的议题,红四军第三次攻下了距离早康不远的龙岩城。6月22日,在时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陈毅的主持下,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在龙岩召开。会上,与会代表就“党内争议问题”展开激烈讨论。

    “红四军‘七大’达到了停止党内争议、增强团结的目的,并为打破敌人‘会剿’作准备。”当事人之一、曾担任过国防部副部长的萧克上将撰文指出,这次会议在总结红四军自成立以来的工作时,肯定了“工农武装割据”的理论和政策。据这篇刊载于2007年第11期《福建党史月刊》的回忆录评价,中共红四军“七大”为日后的古田会议召开创造了条件。    

    从长汀到新泉,军事整训传先声

    上周末,位于长汀城关的辛耕别墅迎来了不少游客。这座典型的客家传统民居建筑也见证了诸多红色革命史。

    1929年11月23日,红四军再次占领长汀。3天后,朱德、陈毅等到毛泽东从上杭蛟洋回到长汀,并于当天在辛耕别墅召开了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据相关党史记载,这次会议着重讨论、传达贯彻中央《九月来信》精神,决定对红四军部队进行整训。

    “在古田会议之前,毛泽东就已经为建党、建军原则做了深入的理论思考。”长汀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卓国志认为,这次在辛耕别墅召开的红四军前委会议,恢复了毛泽东在红四军前委的领导地位,作出召开中共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即后来的“古田会议”)的决定,并部署召开古田会议的调查研究、着手全面整顿红军等准备工作,实际上是古田会议的先声。

    当年12月3日,攻克长汀不久的红四军再度回到连城新泉镇。按照之前会议精神,红四军开始进行政治、军事整训,以彻底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全面提高部队的军事素质。经过半个多月的集中整训,红四军指战员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军队纪律更加严明,军事素质明显增强。这次整训也是我党建军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一次民主整军运动,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次正规的政治、军事整训,在党的建设和人民军队的正规化建设道路上迈出了新步伐,在红军建设史上留下了光辉一页。

    “新泉整训承接了上述毛泽东的思想理论与中央《九月来信》的精神,按照长汀前委会议的安排,展开具体政治、军事整训。”党史专家、中共福建省委党校教授蒋伯英认为,新泉整训的重要意义,是在过去一年党内思想斗争的基础上,在《九月来信》的指导下,经过毛泽东、朱德、陈毅等共同努力,展开深刻的思想教育和严格的军事训练。这场以求思想的统一和组织上的巩固与团结的全面政治、军事整训也为古田会议的召开作了极为充足的准备。

    “古田会议明确了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建军原则,这也反证了新泉整训的重要贡献。”与蒋伯英观点一致,党史专家、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石雷这样论述新泉整训与古田会议之间的关系。

    从古田会议到“新古田会议”,雄迈跨步新征程

    “八一”建军节前夕,古田会议会址廖氏宗祠游人如织,与会址背后“古田会议永放光芒”八个鲜红大字,交相辉映,分外夺目。

    时间倒回至1929年的那个寒冬。自南昌打响第一枪开始,人民军队一路走来,似乎无可避免地走到了一个历史的十字路口。

    “从‘红旗还能打多久’的悲观情绪,到军内对党的领导的争议,再到内部种种旧军队的积习,在此之前一路累积的争论和斗争,一度让这支军队看似前途危若累卵。”上杭县政协文史学习委副主任温云远说,正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当年12月28日至29日,120多名红四军代表顶着风雪在古田召开了这场日后彪炳史册的会议。

    会议一致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即《古田会议决议》),确立了从思想上建党和从政治上建军的原则。从此,思想建党、政治建军这一根本原则,指引着中国革命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面对当时红军内部存在的各种错误思想,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以‘要革命先革自己的命’的政治智慧和勇气,旗帜鲜明地去除彼时党和军队躯体上的‘毒瘤’,使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从此由胜利走向新的胜利。”温云远说,这也标志着从南昌起义开始的我军军事思想开始完全成熟,人民军队开始形神兼备。

    在古田会议召开85周年之后,古田再次迎来了永载史册的标志性事件:2014年10月30日,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古田召开,被称为“新古田会议”。

    会议召开前,习近平总书记带领全体中央军委委员一起瞻仰古田会议会址,回忆先辈们探寻革命道路时的筚路蓝缕,思考党和人民军队当初是从哪里出发、为什么出发?强调发挥政治工作对强军兴军的生命线作用,为实现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而奋斗。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历史往往在经过时间沉淀后可以看得更加清晰。”从古田会议到“新古田会议”,相隔85年召开的两次均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会议,让古田这个小镇高高矗立成为我党我军历史上一座不朽的丰碑。

    “两次会议都选择在古田召开,可见古田在党史和军史上里程碑的地位和意义。”上杭县委副书记、古田纪念馆馆长詹崇仁说,古田会议确立的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根本原则,成为我党我军至今仍恪守的根本原则,意义重大。新的时代,正赋予和诠释出古田会议新的意义。在古田会议和“新古田会议”的指引下,上杭正雄迈跨步新的征程。

    军民鱼水一家亲,红色故里再出发

    八十八载时光荏苒。革命战争年代形成的军民鱼水一家亲的优秀革命传统,古田和闽西大地始终未曾忘却。

    自“新古田会议”以来,上杭抓住“新古田会议”召开的战略契机,利用自身在金铜产业、矿业等方面的优势,主动对接十大军工集团,全力推进军民融合项目工作。据了解,截至目前,上杭县已成功签约船用电缆生产、阴极铜采购、水上机场建设、高纯度黄金开发应用等25个军民融合项目,总投资23亿元。“民品参军”产品销售收入实现9亿元。

    “面对新常态,我们将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来闽来杭重要讲话精神,大力弘扬古田会议精神,传承红色基因,聚力老区发展,全力打造实力上杭、活力上杭、魅力上杭、和谐上杭。”上杭县委书记傅藏荣说。

    新的起点同样需要新作为。“目前古田已经形成了以‘红色讲堂、现场体验’等模式开展的红色教育和培训特色。”詹崇仁介绍,这也成为当地旅游经济发展的新亮点。

    初步统计数据显示,仅今年上半年,古田就已承接了国防大学、中央直属机关党校等单位的培训班次336期14626人次。

    古田镇跻身我省首批小城镇综合改革建设试点镇,基础设施大为改善。2015年10月,古田旅游区正式晋升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这是我省首个且目前唯一一个5A级红色旅游景区。如今,这个包含了古田会议旧址、纪念馆、红四军政治部和主席园等景点的旅游区,已成为中国红色旅游重地。目前古田会议旅游景区年均接待游客超过300万人次。

    在以温泉和美食著称的红色小镇新泉,红色革命历史传统同样一直被铭记。据新泉镇党委书记林志强介绍,镇里将进一步依托丰富的红色旅游资源,打好“红色旅游”“温泉休闲”“新泉美食”三张牌。

    与此同时,连城县深入贯彻落实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立足产业定位和企业优势,着力畅通融合渠道,为县内企业与军工企业牵线搭桥,推进项目对接实施,技术引进合作,取得了显著成效。

    “我们重点筛选军民融合企业26家,策划对接项目47个,成功签约项目21个,促进一批工业生产性项目开工和技改扩产。”连城军民融合项目工作领导小组负责人介绍说,当地着力构建畅通的军民融合渠道,通过“请进来、走出去”方式,与十大军工集团建立了紧密的联系机制,并取得显著成果。

打印文本关闭窗口
老区新闻更多>>